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English

免费服务热线:4000-222-666

联系我们 Contact

电话:027-12373733

手机:123737334536

传真:027-12373733

邮箱:vishy58884@126.com

地址:石家庄市北南湖区银柏路8号

027-83376017

新闻中心 ·  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“你到底做不做?”高产摊牌了。

    《“你到底做不做?”高产摊牌了。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9 14:09
     
      “不,”沈立立刻答道,“胶管厂是国营企业,钱是不多,但安稳。你自己做吧!”
      高产一摔筷子,大声说道:“少提胶管厂!它给你什么好,你就为它卖命!国营企业是活见鬼!你还看不穿?下放吃的苦你都忘了?那跟流放有什么区别!我真是搞不懂你!算了,你还是去上你的班吧!”高产拍下一张十元的票子,心里想着见你的鬼去吧,气鼓鼓地走了。
      沈立的眼睛更红了,两只手直哆嗦,然而充盈其胸的并非恼怒,而是悲哀。他感到,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兼兄弟,现在离他越来越远了。沈立受不了这样的冲击,一阵恶心,将吃进去的面条又悉数吐了出来。
      几年来,沈立的生活只能用抑郁来形容。似乎一开始雪雁就是沈立的阴影。
      雪雁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,一个墨守陈规、毫无情趣的人,让她对自己的婚姻彻底失去了耐心。这个有着费翔一样身高和长像的人,曾经使她的虚荣心得到莫大的满足,然而短短几年时光,一切都变了。回头再看,难道自己少女时代的品味竟这么差?现实总在教训着她。
      雪雁不是容易被斗败的人,叫她承认自己失败,比叫她觉得自己是廉价货还难受。
      对沈立的怨恨日积月累,终于突破了雪雁的心理界限。爱是早已爱不起来了,还是分道扬镳吧,趁自己还年轻,身段容貌跟少女时无异,早点离开这个一辈子都不会出息的人,就当作是一次解放。
      沈立做着晚餐,两岁半大的女儿一直缠着他,一会儿要这、一会儿拿那,“小兰,到妈妈跟前去,爸爸马上就来,快去!”沈立说,他怕锅里的油花溅到女儿脸上。
      小兰还是从案子下的橱柜里抱了一只碗出来,跑向客厅,也不知怎的就摔倒了。
      雪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她起身扶起小兰,吼道:“看你有什么用!”
      地板铺了地板胶,小兰并没摔痛,碗也没有碎。小兰一脸委屈地来到厨房,“怎么啦?摔跤了?”沈立一手掇盘、一手抱起小兰,边走边关切地问。
      沈立放下菜,将小兰安置在餐椅上,“吃饭!妈妈吃饭,爸爸喝酒!”小兰大声喊。
      “对,妈妈吃饭,爸爸喝酒!”沈立笑着说,也坐下来。
      小兰像大多数孩子一样不爱吃饭,而沈立总是迁就小兰,雪雁却不;相对于沈立来说,雪雁的管教总是有效的,所以,照料小兰吃饭一直是雪雁的事。

地址:石家庄市北南湖区银柏路8号  邮编:154870  电话:12348765464  服务热线:4000-2222-084  邮箱:vis84ee5484@126.com

网站备案 鄂ICP备112348745号-1 版权所有©2014-2017  石家庄季爱萍特种玻璃有限公司